推荐商品
再叙情缘
首页 > 缘起藏草堂 > 再叙情缘 > 【再叙情缘】之----血花飞舞

【再叙情缘】之----血花飞舞

2013-08-12 21:19

     昨晚客人多,我带着三个孩子在楼上玩。俩个看电视,只有小龙女太小,还不懂。隔着一两秒钟叫一句妈妈,我看书,也搭理她。

俊俊叫我:“大姨你看,这玩具好恶心!”“那有什么?”我站起来,站在凳子上。想说你们看我,跳的时候,“咚”的一声,眼前一黑,妈呀,太得意,忘了头上有根粗粗的水管。一摸一个大包,湿漉漉,总不会是水管漏水?再一看,怎么红色的?是血,水管没破,破的是血管。按住,不敢出声,就知道哭,楼下有客人的声音。按也按不住,手越来越湿。抱着头,不敢放松。“大姨怎么不说话?”俊俊看都没看我。“妈妈,你怎么出血?”阳仔二话没说,跑到楼下,同江桦说,江桦上来的时候,一下子吓哭了。我满手满脸全是血,阿珍拉我到厕所。我回想起来,边洗边笑。“你还笑?”他责备“怎么弄成这样,赶快去消毒。”我手舞足蹈,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事,他们也笑。看着镜子里恐怖的自己暗暗可惜,这么逼真的镜头,不知道周星驰还缺个主角,缺个素材吧!

他要我快快快,我怕血弄脏了新裙子,跑到房间换衣服:“还臭美,开开门!”赶紧换吧,他牵着我的手,双手都发抖,他越是想哭,我越发想笑。“以后别这样,我抬不起腿。”“嗯,好嘛?”“阳仔说你流大血,我也晕了。”“谁叫你早上骂我。”“没骂,你多心。”“还说没有,老着急。”我嘟起嘴,“情愿像现在这样,都不喜欢你凶我。”“我没凶你!”“还说没,好大的声音。”“好,不啦。”

美人施了苦肉计,就不信你不心疼。医生帮我清洗的时候,我在笑,他以为我哭,动作也轻柔。担心人家骂我神经病,没敢发声,抖啊抖。这人医德还不错,不肯收钱,说是举手之劳。他告诉我家里的那位,最好剃光七寸长发,那我怎么见人?打死也不依!于是家里那位开始做思想工作,人难看点没关系,要的是健康。你不是女人,你知道女人要的是什么?女人要的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。总算保住了命根子,青丝千缕,情丝万缕,本来遮丑用的,现在成了最大的闪光点。于是医生开始输导,家和万事兴。先生急着辩解,我如何自讨苦吃,他如何魂飞魄散。医生狐疑地瞪着我俩:“真的不小心?”我想开个玩笑,说是老公动手诚心伤的,又怕过了火他掐死我。想笑不敢笑,可能那医生误以为我想哭不敢哭,毕竟脸上的泪花还未全干。他死活不肯收钱,先生也来劲,一定要给。“我老婆就拜托您!”回来的路上,我搀扶着先生,一步一回首,他说因为担心过度,全身乏力,寸步难行。我倒是流血过后,体重骤减,身轻如燕。

回到家,罗子俊还坐在那看电视,这孩子典型的晚熟品种。“大姨,你到底是哭,是笑?”

“笑啊。”

“流血,还笑?”

“哭啊。”

“为什么哭啊?”

“痛,有时心里痛,有时身上痛,也怕。”

“痛就哭,胆小鬼,要不怕,知道吗?”

“多谢指教。”心想,他时他日到你头上,不哭才怪。我呢,是哭是笑,只有我知道。

阳仔一本正经地对我说,“妈妈,你出血的时候,我担心死了。”

“妈妈觉得你很棒!处变不惊,还知道告诉爸爸。”

“妈妈这一切都是我的错。对不起!”阳仔接着说,

“今天下午,我不该说,妈妈不带我买蛋糕,就小小小,变回妈妈的肚子,让妈妈大出血,我讲了三次,妈妈真的出大血。”

“妈妈不怪你,以后别这样,好吗?”

“好的,电视上的小羊羔,第一次没放大灰狼进屋,第二次没放大灰狼进屋,第三次它放大灰狼进屋,真的被大灰狼吃完了所有的小羊羔。”他认真地一再强调“都是我不好。”三岁的小龙女不知道发生什么。帮我左揉揉,右揉揉。问妈妈痛不痛。答:“不痛!”再答:“才怪!”

“故事里的事,说是就是,不是也是;

故事里的事,说不是就不是,是也不是。”

再摸摸头上的包,心里有些高兴的坦然着。流这么些血,老的疼,小的疼,朋友听了,怜香惜玉的多。至于会不会调皮,狗改不了吃屎,我又怎么改得了调皮!调皮的人儿带着伤还正常地工作和生活。因为先生受此过度地惊吓,爬不起床啦,还得端茶递水伺候着。忍气吞声忍不住问:“血花飞舞的是你还是我?”他无辜地瞪我:“你!”“怎么明明受伤的是我,却好像是你。”自言自语:“金庸说的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!”

购物指南

订单状态说明

购物流程

积分规则

配送方式

配送价格

配送时间

特殊说明

支付方式

支付方式

如何办理退款

发票制度说明

售后服务

退换货政策

网上退换货流程

如何办理退换货

帮助中心

交易务款

忘记密码

客户服务

qq客服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