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商品
再叙情缘
首页 > 缘起藏草堂 > 再叙情缘 > 【再叙情缘】之----南澳之旅

【再叙情缘】之----南澳之旅

2013-08-12 21:11

     OO年四月,这一整个月,我都在外走动。无外乎换一种环境,换一种心情,和谁在一起吃喝玩乐。毕竟有两个孩子,心里难免牵挂,想着孩子太小,离不开母亲。所以南澳之旅,便把小龙女带上。隐隐担忧,怕成为大家的负累,谁知她乖乖的,成了大家都喜欢的宝。

我们清华J1003金融班有八十八个人,早在一个月前,提前准备这次活动。汕头四位同学,大伙叫他们四杰,那股热情劲儿,心领神会,至今想起,恍若眼前。做班委确实是一份付出,且不讨好的工作,所以体贴他们的尽心尽力。假如这样的工作都能做好,还有什么做不好?这年头谁都忙,特别是做领导、做老板和企业高管。聚会一次,着实不易,去和不去本是个人的自由,无可非议。万事俱备,轮到出发前一两个小时才放鸽子,确实不太妥当,有待反思改进。那天索班发着高烧,拔了针头赶汕头。熊班为了给大家买水迟到几分钟,主动交了罚款300元。

大家彼此还不熟悉,在车上做着简单的自我介绍,一路上贴着欢迎的标语。快到的时候,主人来领路。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吃,吃着燕窝的时候,我想他们煞费苦心。迟到加上塞车,时间本来很难把握。而这燕窝,火候恰到好处。时间短了,不烂不粘;时间一长,融了,稀啦,像鼻涕一样化了。我们有口福,成丝而不硬,软而不腻。同学们举杯换盏,把酒言欢。我不饮酒,潜心品尝每一道美食,别有一番滋味。黄锐富大哥看我们这桌女生多,端起酒杯说:“来来来,我以酒代茶,敬同学们一杯。”笑着各就位,起立,干杯。酒足饭饱,大家说要唱歌。车上四哥的小兄弟说起和四哥的朝夕相处,眼里隐隐泛泪光,嗓子有点哽咽,酒醉心更明。我很好奇,四哥是因什么让他们如此敬重。他们唱歌的时候,我和韩冰说着话,小龙女躺在两张凳子上睡着了,蔡四哥过来,我问起这事。四哥说:“我们公司的高管,优秀的老员工我都给他们配房配车,写他们自己的名字。”“有没有跳槽的?”“有,很少!别人会帮我们验证,不必计较,做人第一要大度,要大器;第二要诚实、真诚。”大道至简,很多人说过,但他做到了。清凉出智慧,冲动是魔鬼,把自己归零,听听别人怎么说,听到他说,反思自己,心里透亮许多。

第二天,风很大,他们怕晕船,老早准备了药。我没吃,相信自己扛得住。小龙女一上船趴在我腿上,沉沉地睡着啦!背后宝马和刘兄说着话,仔细倾听,偶尔插上一两句,忘记自己翻江倒海地想吐。船上的韩冰好像症状不轻,看得大伙焦心,他和一班女生扶着后栏吹风。发尾的后端高扬着掀起海上一揝的浪花,吐并快乐着!

漫步在大海边上,同学们欢呼雀跃,有的光着脚丫,牵着手,漫不经心地等着海浪,三两个一伙搭着肩膀合影留念。我是极其喜欢那片海,“泰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”。一个国家,一个企业,一个团体,都有着各式各样的人,各种各样的事。各行其道,君子和而不同。海浪总在不知觉的时候猛的扑过来,牵着小龙女的手,她硬要跑进大海,我往回拽,浪赶上来,我们跑,“妈妈,为什么海浪总要追着我们?”她问,我答不上来,跑吧!形势所逼,不想湿身啰!“宝贝,我们玩捉迷藏,把浪引过来,来了,我们又跑!”逗着小龙女,她像明白似的点着头!不知谁买了木瓜,出奇的大,大的变了形,一人一片都叫甜。

踩着细软的沙,小龙女东奔西走,好像成了大家的孩子,且由她!天变晴,怕风大,怕阳光烈日晒黑了脸,戴上墨镜,围巾裹着脸,蜷缩在一个阴凉的墙角边。有人在我面前搁着塑料杯,霍大侠先嚷,“快来看看,多可怜!”又有人放了一根香蕉在杯子,丢下一句话,“真的好可怜,给她一点!”我笑得喘不过气,摇头,摇手,“不不不!”“怎么,还嫌不够?”走过刘乙和晓杰,有人叫:“把紫菜交出来!”霍大侠抢走紫菜,跟我说:“老太婆,你看,有吃的啦!”我把紫菜往嘴里一塞,“你是强盗,我可不是叫花子!”“才怪!”旁边不知是谁,咔嚓咔嚓地留证据!

下午走在海边上的山路。小龙女基本上听话,只有一回,她不肯牵手,走在我面前,我让她回来。美茹说危险,别让她下,你上。我气了孩子不听话,顺口说:“你自个上吧,妈咪不走。”“谢谢妈咪!”她一个人真敢。后来,许多同学向我描述,她是如何不肯悬崖勒马,硬着头皮往前冲,除了一条羊肠小道,前后左右都是万丈深渊的大海。不知者无畏,她的冲动,牵动所有人的心脏。尤其是曼柯,一直问我谁是孩子她妈,我说正是在下,她捂着胸口气我,你怎么当妈,吓得我两腿发软,紧张得无法呼吸。孩子,分圈养,放养,我是天高任孩子飞,你傻,也不看看多危险,同学们都急,不是有你们吗?最后下山的时候,晓杰抱着不松手,我自己活到三十有三,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,所以万分感谢同学们热心照顾。

那晚我们包了海滩边上的酒吧,分成四组游戏比赛。第一个游戏是每组派一个人,裹上眼睛,装上“铁丝网”,有高有低,等到他们爬的时候,“铁丝网”全挪开,就看着人在地上虔诚地爬呀爬。群众齐呼“矮一点,矮一点,爬爬爬!”当中,蔡淳爬得最认真,越是认真越发搏得满堂喝彩,看着他努力地往我们脚上爬,笑得大伙血液沸腾到极点。爽朗的笑声吸引了不少游客驻足观看,有一群老外朋友诚恳地请求入座。四哥给他们斟酒,他们一个劲地点头 “wonderful,Thank you!

第二个游戏,要求用最快的时间找出主持人需要的东西,由丁老师负责收取。主持人问:“前线告急!”我们答:“需要什么?”“六只袜子!”我们急匆匆地脱脱脱。蔡四哥收齐了,就往丁老师嘴巴里扔,丁老师站起来,气愤地抗议:“同学们,辛苦了一天,袜子奇臭无比,倒我三天胃口!我不玩了!”

       说不清是怎样愉快的落幕,至今想起来,一个人忍不住咯咯咯地发傻笑。同学们都说汕头四杰太热情,太客气,弄得大伙过意不去。来日方长,南澳之旅掀开了美好的序幕,愿好戏连连,友谊之树常青!

购物指南

订单状态说明

购物流程

积分规则

配送方式

配送价格

配送时间

特殊说明

支付方式

支付方式

如何办理退款

发票制度说明

售后服务

退换货政策

网上退换货流程

如何办理退换货

帮助中心

交易务款

忘记密码

客户服务

qq客服在线客服